银河总站官网|首页欢迎您!

  • <tr id='fiaZmk'><strong id='fiaZmk'></strong><small id='fiaZmk'></small><button id='fiaZmk'></button><li id='fiaZmk'><noscript id='fiaZmk'><big id='fiaZmk'></big><dt id='fiaZmk'></dt></noscript></li></tr><ol id='fiaZmk'><option id='fiaZmk'><table id='fiaZmk'><blockquote id='fiaZmk'><tbody id='fiaZmk'></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iaZmk'></u><kbd id='fiaZmk'><kbd id='fiaZmk'></kbd></kbd>

    <code id='fiaZmk'><strong id='fiaZmk'></strong></code>

    <fieldset id='fiaZmk'></fieldset>
          <span id='fiaZmk'></span>

              <ins id='fiaZmk'></ins>
              <acronym id='fiaZmk'><em id='fiaZmk'></em><td id='fiaZmk'><div id='fiaZmk'></div></td></acronym><address id='fiaZmk'><big id='fiaZmk'><big id='fiaZmk'></big><legend id='fiaZmk'></legend></big></address>

              <i id='fiaZmk'><div id='fiaZmk'><ins id='fiaZmk'></ins></div></i>
              <i id='fiaZmk'></i>
            1. <dl id='fiaZmk'></dl>
              1. <blockquote id='fiaZmk'><q id='fiaZmk'><noscript id='fiaZmk'></noscript><dt id='fiaZmk'></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iaZmk'><i id='fiaZmk'></i>
                融媒體管理平臺 | 點擊收藏 | 設為主頁
                首 頁 > 媒體師大 > 正文

                《光明日報》:你刷手機的時候,他在讀書

                  編輯:      發布時間:2021-04-22 18:07:45     部門:黨委宣傳部    

                你刷手機的時候,他在讀書

                作者:本報記者 李玉蘭《光明日報》( 2021年04月20日 13版)

                兩名大學生在江蘇省張家港市新華書店選購和閱讀書籍。

                施柏榮攝/光明圖片

                臨近世界讀書日,大學生閱讀又輪回為熱門話題。大學生們的實際閱讀情況是怎樣的?他們閱讀課外書多嗎?他們會使用隨處可見的書單嗎?他們是無目的地享受閱讀還是根據目標閱讀?他們更喜歡電子書(泛指電子閱讀)還是紙質書?記者采訪了不同院校不同專業的幾位大學生,跟大家分享他們的讀書情況。

                大學生會使用各種書單嗎?

                ——學生說:會。老師說:僅為參考。

                在搜索引擎敲入“大學生讀書”幾個字,首先出來的是一排書單,大學必讀的10本書、100本書,大學生該讀哪些書……除了網絡推薦,高校、專家也有閱讀書單推薦給大學生。大學生會根據這些書單來閱讀嗎?

                “我會經常看各種書單,因為大部分書單都有一個主題和脈絡,方便了解一個學科或領域的主要著作、其近期關註的主要問題。”上海外國語大學中國學專業的李明炎說。李明炎平均每天讀書一個半小時,上一本讀完的書是三月底讀完朱蘇力《大國憲制》。

                北京交通大學電子信息工程學院大三學生蘇海津也會使用書單,蘇海津說自己忙於專業學習,閱讀課外書不多,上一本還是寒假重讀《紅樓夢》。“我會參考別人推薦的書單,特別是教學名師、業內專家開的書單,我覺得他們開的書單是多年實踐經驗總結出來的精華,對於指引方向很有幫助,特別是當我涉足新的領域時。”

                中央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2018級博士研究生王萬奇說:“書單是有用的,特別是自己信服的人開的。”王萬奇上次讀完的一本書是一年前陳先達的《馬克思主義十五講》,“讀了老先生其他的書籍後,就繼續找相關書籍找到的。”

                劉瑾芮是亚博vip2020进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專業的研究生,專業所需的閱讀會根據老師的推薦去讀,“例如針對我的畢業論文,我需要去閱讀《資本論》,老師還推薦我讀一些有關馬克思主義思想形成脈絡的書籍以及其他經濟學相關的書籍。”專業之外的書則比較隨意,“會根據當當網圖書榜單、知乎推薦、豆瓣書評進行選擇,這三個APP推薦的書大部分相似,我會挑選評分高的書來閱讀。”劉瑾芮剛剛讀完《人類簡史》。

                與大學生相比,老師們其實不建議學生過多看書單。亚博vip2020进入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李躍力說:“這些書單僅供參考,因為大學生的閱讀首先應該是專業閱讀,和一般大眾的閱讀不同,每個專業的學科都積累了非常多的經典書或者說不得不讀的書,這些學科奠基之作是首先要讀的。所以最可靠的還是專業教師推薦。”李老師觀察自己身邊有閱讀習慣的大學生選書主要有三種方式:老師推薦,出於自己興趣查到的書,流行的書和消遣的書。

                中央財經大學社會與心理學院社會學系教授王建民說:“現在網絡上各種好書評選和推薦活動的背後,往往有商家宣傳的↓考慮,可以參考。我個人推薦給學生的書一般須滿足兩點:一是經過時間檢驗的公認的經典作品。二是我本人曾認真讀過,認為確有推薦的價值。”王建民覺得最重要的是引導學生讀書,不只是開出書單,而且要和學生一起讀書,在閱讀、思考、討論的氛圍中,使學生留下愉悅的讀』書體驗,並主動去探索自己的閱讀興趣。

                享受閱讀還是提升自己?

                ——魚與熊掌可以兼得

                有人覺得讀書不要功利化,要去享受閱讀的愉快,有人覺得讀書就是為了提升自己,特別是求學階段的大學生,所以閱讀首先需要有一個目標。有趣的是,大學生們並不認為這是個問題,他們雖然各自看法不同,但都覺得這二者並不矛盾。

                “讀書不一定要有目標,目的性太強,就容易被既有的目標所影響,限制自己讀書的範圍。喜歡一本書,拿起來讀完就是了。”王萬奇說,他一般會選擇自己感興趣的領域去選擇閱讀,這樣可以確保自己閱讀完一本書,而不會因為目標達到了而放棄,也不會因為目標沒達到而抱怨。

                “目標很重要,因為很多好書都是有一定厚度的,讀完需要一些勇氣和壓力,單單憑借興趣可能還不夠,有一個目標能夠更好地閱讀。我個人選擇書一般是出於有趣或認為書本身很重要。”李明炎說,功利化目標和閱讀本身的愉快並不沖突。不過,“對於年輕人來講,我認為提升自己、盡量的給自己做加法更重要一些。因為有的時候自己思考問題更具有高度、深度之後,自身的趣味、品位以及對於精神愉悅的觀感可能就不一樣了。一直在谷中可能難以體會山頂的風景。”李明炎說。

                蘇海津說:“目標不重要,我選書時講究緣分,書名有意思、翻了@幾頁被吸引、好友推薦,我都會讀一讀,這樣的經歷總會給我帶來新的思考和感悟。”他認為關鍵在於閱讀時自己的內心感受是享受的還是被迫的,閱讀的行為被自己所認可就行了。

                劉瑾芮覺得對於短期讀書來說,目標很重要,有目標才能有效率ξ 。但是對於長期讀書來說,目標不是很重要,順著興趣去閱讀是一個不斷探索、不斷發現的過程。劉瑾芮說,同學正在準備一個有關新四軍研究的學術會議論文,分享感受,激發了自己了解這段歷史的興趣,最近正在閱讀《中國共產黨的九十年》。

                “閱讀的過程本身是愉快的,當讀的書多了,自己也會獲得相應的提升。”劉瑾芮說。

                李躍力說:“有目標自然會提高閱讀的效率。但我認為,無論何時,無功利的閱讀都是必不可少的,看閑書無疑是人生最難得的體驗。當然,無功利的閱讀也可能會轉換成功利性的閱讀,這甚至是很多大學者的學問之路,無功利的閱讀激發出對某一問題的探求興趣,圍繞這一問題展開功利閱讀,上窮碧落下黃泉,常常會產出一部學術精品。”

                王建民說:“拋開實用性目的去讀書,反而更容易發現自己該讀哪些書,因為不設定具體目標,才會有意外的發現和驚喜。大學生要想知道自己該讀什麽書,最好的辦法是常去書店和圖書館。書中的世界,一部分是作者創造的,還有一部分是書和讀者相遇時共同創造的。

                西北工業大學機電學院副教授劉平說:“有目標就有了壓力,目標導向使得大家都很功利、浮躁。讀書是一種奢侈的投資,它會潛移默化的影響你,而不會產生立竿見影的後果。”

                紙質書還是電子書?

                ——大學生更喜歡紙質書

                令人驚訝的是,手機當道的時代,大學生們更喜歡紙質書。

                李明炎習慣在紙質書上做筆記,覺得方便一些。“而且擁有紙質書更覺得有價值感。”

                劉瑾芮更喜歡閱讀紙質書,“從直觀感覺來說,讀書時翻頁的感覺,以及看到自己讀過的頁數一點點變多的感覺,讓我很享受。”劉瑾芮也喜歡在書上做筆記。

                王萬奇也說:“我更願意讀紙質版的書籍,這樣自己可以在書本中做筆記,好似在和作者互動一般,有了情感上的交流。”

                蘇海津覺得電子書和紙質書兩者皆可。“紙質書籍適合細細品讀,比較享受。電子版書籍是通過手機閱讀高效利用碎片時間的好方法。”

                李躍力建議學生多讀紙質書:“電子書方便,但紙質書有三個優點是電子書無法相比的,首先,閱讀紙質書的效率更高,這是科學家研究出來的結論,也是很多人的經驗之談,紙質書閱讀更易於記憶。其次,紙質書的錯誤較少,電子書校對粗疏。再次,紙質書可以將若幹頁幾乎同時呈現,便於對照閱讀;但電子書無法跨頁比照閱讀。”

                劉平從健康的角度建議大家讀紙質書,她說:“我◣自己會在App上看書,可以看評論,和書友一起交流討論,也很有趣。但是時間長了眼睛會不舒服,還是紙質書看著舒服,記憶也更清楚。”

                王建民建議青年學生能收藏一些經典的紙質書,“它們可以擺放在書架或案頭,每本書都以獨立的形象和我們共處在一個時間和空間中,與書共處,也是與思想和文化共處。”

                王建民說:“一本書不只是圖文的匯集,更是一個完整的作品。在書上留下自己的墨跡,其實也留下了自己成長的痕跡。”王建民現在還會拿出自己上大學時買的書,看上面寫的購書時間和地點,還有當時留下的筆記,“使現在的自己和當年的自己來一次靈魂對話”。

                (本報記者 李玉蘭)

                鏈接:

                上一篇:劉忠文教卐授團隊研究成果在《自然·通訊》上發表並被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網站報道
                下一篇:新華社:砥礪初心使命 汲取奮進力量——黨史學習教育中央宣講團宣講活動綜述

                相關文章

                讀取內容中,請等待...
                師大首頁 | 學校辦公室 | 宣傳部 | 紅燭網 | 圖書館 | 為學網 | 後勤集團

                顶级国际娱乐网址多少

                顶级国际娱乐网址多少